学生读物这篇文章我只为他一人而写

发布日期:2019-10-02 22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转载自公众号『贩卖青糕』,公众号主笔:刘北大,微博万粉博主“奶糕ggw”,大一新生,现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,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励志女生。

  Hello, 晚上好,这里奶糕,今天想和大家聊一聊高中的异性关系。这篇文章写的不是爱情,而是友情,文章很长,我只想为他一个人而写。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努力平复心情,但还是忍不住落泪,因为那些记忆太美好,但如今都只剩下回忆。

  因为人都会喜欢美好的事物,所以我存了一些聊天记录,至少我对那些时光还留有回忆。

  可能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,虽然和某一位异性玩得很好,但关系比白水还纯,那么我就想到了他。(尊重个人隐私,写这篇文章前已经过本人同意,知道姓名的朋友也请不要透露,以下就用“他”,代指我想提到的那个人吧)

  我与他初识于高一,军训结束后准备回程的大巴上。高一军训时所有人都被要求写军训日记,而他的日记频频被班主任朗诵表扬,那一次,我没有记住他的名字,但是记住了班主任为他起的外号“才子”。

  那时我仗着自己文笔略好,有些气盛,就对他颇有“兴趣”,军训结束后,我与他第一次从QQ上聊天,没有想到的是,自此开启了高中最难忘的友谊。

  因为同班,又很聊的来,所以成为了最最好的朋友,于我而言,没有之一。我拉着他去听中央财经的文学讲座,参加北京市作家协会的年会,邀他参观我父亲创办的乡村书吧,那时我们关系很好,总是一起外出。共同的兴趣爱好,将我们绑在了一起。

  令我难忘的是,我们的数学都很差,那时我只能考70多分,但晚自习后,我们却还在走廊上互相讲数学题(瞎讲?)

  那时的我们就如同每一届刚步入高中的学子,总妄想着未来的美好。我们谈到喜欢的大学,谈到未来的梦想,我忘记我所说了什么,而他的,我却一直保存,也许那是我们共同的希望。

  但是仅仅半年,我们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缝,缘由在我。高一的时候性格略为孤傲,对班上的一些女生很厌烦,所以有时看到他和她们说话,心里就会很不舒服。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过“我不喜欢她,你也不能和她玩,不然我也不喜欢你”的心态,年少无知,但就是很倔强。于是,渐渐的,我们就疏远了。1.28日,那是我们相识后第一次共度春节,他很认真的给我发了一段话。

  记得有一次语文老师单独点名让我写一篇文章,好像是仿写正在学习中的一篇鲁迅的文章——《祝福》。我不擅长编小说,自己都觉写得不好,于是反反复复找老师改。某天中午,我们班的几个男生要求看我的文章,我就拿给他们看了,他们边看边放声大笑。因为我知道他们只是想cha我,平常玩得也比较好,所以我一点也没有往心里去。过几日,他给我发了这样一段话。

  这几句话真的很令我惊讶。不过就如他所说,作品是被欣赏的,不是用来嘲笑的,创作者需要被尊重。很感谢他教会了我这样一个道理。

  在高一下半学期,因为自己对中等排名很不满,于是开始认真学习。他的成绩之前一直比我好,但却在2017年的所有考试中都没有考过我,因为月考、期中、期末,我都是班级第一。在第一次能去第一考场(阅览室)参加考试的时候,他很仔细地叮嘱我一些注意事项。

  当时就想,这也太贴心了吧!我一个学渣,第一次去一场真的很紧张,不敢抬头看别人!!这是我感觉最温暖的一段线

  虽然我不是很想去回忆之后的事情了,但是我还要写出来,大概除了自责还是自责。

  就像很多友谊一样,慢慢地终会平淡。我很厌恶那些说闲话的人,明明很纯洁的关系,却被传来传去。种种原因汇到一起,等到高一快结束时,我们的友谊已经维持不住了。

  而最后悔的一件事,是因我而起。高一结束后会重新分班,我们能被分到一班的几率是1/4,也许是为了纪念我们之间的友谊,高一学年快结束时,

  。那时我们基本上不说话了,明明有广播社的同学提前告诉我,让我第二日早上早些到校来听广播,但自己却倔强得要死,偏偏卡着上课的点到校,当时并无感觉,表现得很自然,回到座位准备上课。后来,我想,就在那一个清晨,我错过了一张草稿纸,错过了广播员朗诵的声音,也错过了高中最美好的时光。我只想对他说一句,

  那么最后一次的长对话,就在我去年过生日的时候了,那时已经分班1年,虽然都是文科,但是我到班级在走廊这头,他到班级在那头,很少能见面。

  没有谁对谁错,明明很好的友谊走到这一步,真的令人失望。大概谁都想弥补这段友谊,却又不知该如何启齿。今年高三毕业典礼上,我写了一封信,回忆了相逢至今的难忘事情。

  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关于他,大部分细节都是依据现实情况改编,想给大家看一看,

  在我们相遇以前,我们都是孤独地活着。有时一个人看云,有时一个人看树,有时唱歌。时间如此漫长,也许你以为命中注定的相遇再也不会发生。

  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。刚巧赶上了,那倒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地问一声:“哦,你也在这里?”

  深秋将至,青石板上已落满黄叶,葡萄架上干枯的藤蔓半缠半绕地挂在木架上。墙顶缝隙里生出的几朵黄色小花,在阳光安抚下静静开放。东墙下,那颗老枣树的枝桠不知何时伸向天空,想要努力抓住飘逝的影子,却又无力。落地的碎叶发出沙沙声,仿佛在呢喃,又好像在提醒我渐渐靠近的那个少年。

  我半靠在葡萄架下的廊柱上,手中的书突然被黑影笼罩。我诧异地抬头,逆光下,只见一袭白衣的轮廓。风静了,光淡了,我微微红了脸,少年的声音,明明在耳旁响起,却又什么都没听见……

  你说,很多人觉得你的爱好相当特别,甚至觉得像空谈,你也怀疑这种不受欢迎的爱好在将来的某一天,会随着网络的发展而消失。可你又被这魔力深深吸引住。你还说,和你爱好相近的人很少,能理解的人恐怕更少。

  那时我就知道,我们缘分已起,但前路茫茫。这几年,我读过许多书,也见过许多人。但是,没有一个同龄人的笔触,让我觉得这样好看心动。也没有一袭白衣,让我觉得,像你身上的那件,温柔干净。

  偏偏是你,带着的文学气息,闯入我的世界。从此世界有了颜色,夏夜有了星空。就好像梵高有了向日葵,莫奈有了稻草堆。也谢谢是你。

  围墙上的牵牛花都萎缩了。墙角的枯枝叶下,躲着一只黑猫。一有动静就会探出头,懒洋洋地睨一眼又缩回去了。树枝作响渐渐频繁,冷风一过,橘柚的深碧、梧桐的微黄色更显苍寒。

  万圣节那天,你送给我一颗水晶球,我最喜欢里面的亮片随液体飘动。那漩涡,缓慢静默,石家庄: 自闭症男童候车大厅走,如同一场幻想电影,仙女、彩色海藻和小人鱼都转动着,一切都那么美丽。你紧张的神色,藏在眼底的忐忑,再看到我的笑意后,都消失了。

  那晚同学聚会,我注意到你——依旧是白衣少年,安安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。许是不喜欢空气中撕心裂肺的吼声和嘈杂吵闹的音乐声,你紧抿嘴唇,瘦削的脸上面无表情。

  音乐忽然中断,话筒里传来的告白声在包厢里回响,一个男生手捧鲜花站在我面前。四周的起哄声、口哨声,充斥着大脑,我一阵眩晕。

  在那样仿佛天地倾覆的闹剧里,你依然沉静得像一棵树,让人心疼得心里狠狠揪起来。人们常以为静者无情,却不知最静的人往往最痛。你的表情里,没有愤怒,只有悲伤。在我左右为难时,你拉着我跑出了包厢,背后传来的只有唏嘘声。

  那晚我梦见,海面上一个白衣少年驾着帆,即将远航,但那暗处的漩涡却想将他拖入海底。后来,再遇到你时,一切都已变了。当日那树,已经亭亭;当日那云,流过四季;而当日那少年,却依然眉间阴郁。我盼你终有一日看见明媚阳光,却只在你眼里,看到冰冷无情。

  小小的水塘上浮着几片荷叶,静静地立着。墙上的绿色又活了,藤蔓绕在木架上,缠得越来越紧。风里携着很沉的东西,快要吹不动了,缓缓地凝滞下来。我半靠在葡萄藤架下的椅子上,脸上掩了一本书,挡着直射的阳光。早上的广播准时响起,然而,我却听见了你的声音。

  “这篇文章,是送给我喜欢的一个女孩子。还记得咱们的第一次见面。你说你喜欢写作,我也…… 认识你是我的幸运,希望以后还可以再见面。”

  我向校园门口冲去,却看见你背着包就要离开。听见我叫你,你没有回头。那一袭白衣,明明温暖如常,在阳光下却又如此刺眼。你说: 我要转学了,今日的广播,就当作咱们两个的共同回忆吧。

  突然间,你将这答案,无情地祭在我的面前。看似平静,却残忍的仿若挖心。人说,只要是抬着头,眼泪就会倒流回去。我抬头屏住呼吸,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。

  我感觉自己站在大门前,看不到蓝天晨光,感受不到清风光香。只看到门外渐渐隐没于黑暗的你,身影无助而决绝。我想要张口再叫住你,却害怕自己一旦跨入,也终无法回头。

  你走了以后,我感到失落,像是丢了珍藏的东西,多年后才发现。人就是这么奇怪,我们能看穿万事万物,能拨开云雾见青天。但却唯独看不穿自己的情愫。

  那日,你留下了你的日记本,上面有咱们每天的交谈内容,关于文学、关于青春、关于梦想。如今却只有梦破碎的声音。

  这黑色笔记本终也不是完整的,你丢了一天的青春和梦想,或许是将它留在了水晶球里面。后来,那空白页终究也被添了几个字,只是你再也无法看见:

  虽非我的本意,但已阑珊。只是人最初的那点执念,始终如暗夜之灯,在角落里带来些许安慰。

  隔着无数城市,相距几百里路。每看到日记本,我都仿佛看见了你。恍惚间,曾经彼此朝夕相伴的气息淡淡浮起,回忆如同泄闸的洪水涌起,一发不可收拾。只是,这勃澥桑田,让人猝不及防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时间可以倒流,岁月可以凝固。这样我们半生回来,依旧少年。